乡音无改

上大学时我旁听过哲学系的课。陈老师操着浓重的四川口音讲罗素、维特根斯坦。21年前的今天他仓促地离开上海。偶尔在网上看到,他还在美国,至今未重返故土。有时幻想他回家的情景,便浮现出贺知章的诗:“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未改鬓毛衰,儿童相见不相识,笑问客从何处来。”
[PR]
by nschinese | 2010-06-04 18:19 | 成語日記
令人遐想 >>